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118kj开奖现场 >

再读《庆余年》(转载)

2019-08-14 01:0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看着略显繁琐,加之我也不是勤快人,故横竖两刀,除去男女主角数位,切成范李二家及龙套诸人。

  先说说王启年吧,不知道他家的闺女最终被偷看成了没。我对于能捧哏且能捧的恰到好处的附属向来有着莫名的好感,老王头之于小闲闲便如吴孟达之于星爷的电影般不可或缺。不夸张的说,小闲闲其本质是一个比老王头更能玩笑逢迎之人。而上位者的自尊,剧情的需要,乃至猫大的趣味决定了小闲闲只能在某些特定的时候,譬如对着林妹妹,对着村姑朵朵等少数几人才能偶露些许,如夜夜骑墙,如大被同眠。老王头的戏份在大势的安排下到最后总是得黯淡一些,他与高达分别象征着监察院与皇权在范闲的身体力行,潜移默化之下的转变,很遗憾,个人意识在一个封建王朝的觉醒终究是不合时宜的,范小花的奶奶便用自己的死亡例证了这一点。好在那个黑漆漆的院子前后两任院长都护短到极其无耻的地步,有这样的老板罩着,终也得以善了。

  然后说说皇帝陛下的奶妈。这个女人其实有着不下于太后的手腕与智慧,早在诚王府尚未势成之时便入府奶孩子。然后XXXXXX,发生了诸位都知道的事。也可能只是因为她没有机会出演太后这个角色,我们无缘得见叶轻眉更凄惨的一种下场,当然她自己也是不愿的。话说屁股决定脑子,从这一点上来说,出于对未知生物的恐惧,太后怒斥小仙女为妖女也是情有可原的吧。

  接着是以云之澜与狼桃为代表的咯啰们。典型特征是对自己的师傅,自己的国度没有任何的个人想法,一心想着与庆国为敌,与陛下为敌,与小闲闲为敌。当然了,大家都是有素质有身份的人,所以大多数时候,在公共场合总不至于表现得歇斯底里或是气急败坏。没有意外的被范闲以及一帮记仇至深的监察院密探们追杀得欲仙欲死。我敢肯定在西湖边挨了影子一剑之后,云之澜心里除了对影子的身份开始有部分怀疑之外,对老疯子交给他的任务更为无奈吧,尤其是在知道了十三郎的真实身份之后。能够忠于自己的使命与信仰,明知无望却仍旧以身代薪,这种人无疑是值得尊敬的。木蓬亦然。

  影子,坦率的讲,一个可怜孩子在年幼时便惨遭灭门,然后身负族恨家仇隐忍于无边的黑暗之中,以五竹为榜样不懈努力最为简单直接的杀人技巧,可怜的娃,你即便成年了却依然可怜,因为你不知道亲爱的五竹叔他不是人。好在猫大最后善心大发,在巨幕即将拉拢之际让他与偶像碰上了面,也终于摆正了一个老二的位置。善哉。

  最后是范门四子。雨中寻访同福客栈这场戏,实实在在照搬了一出微服私访的戏码。范闲此子的机关算计在四个单纯善良的大好青年面前断然是牛刀杀鸡。虽说这厮是世上运气顶好之人,然则这一进监察院便遇上王启年,一进春闱考场便遇上了杨万里,总归也只能算是小说家言。除去陈萍萍的安排不讲,到最后安了一个侯季常的背叛也算是让这小子的运气不至于太好了些。我一开始知晓季常兄投入三姓家奴门下成其走狗还当是猫腻终究舍不得无间道的经典桥段,好说歹说也要安排一场从敌人内部打破僵局的戏份,也让范闲在最后的时刻护短手段更显圆润些,谁知叛了便是真叛了。罢罢,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生活的权利,便是反面教材也该如此。

  至于荆戈、苏文茂,邓子越,青娃,沐铁爷俩等等监察院子弟及叶家,秦家,薛总督等三边七路诸位大员将军及老姚、老戴、老侯、小洪公公众太监及明家诸人及庆国北齐东夷众路人甲及其它群众演员,设定的色彩已然明朗,不予置评。

  战豆豆。作为范闲征服模式最有代表性的代表,不能不把战豆豆的地位从一个简单的龙套提升至准配角。这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好在御姐的外表之下有着一颗Loli之心,总算做回了女人。我们的要求不要太高了,皇帝这种行业本就不是正常人能操持的,更何况她的南方同行强悍到没有一丝弱点。对豆豆童鞋描写最精彩的片段自然是在剑庐了,“朕要在上面”,“朕此时允许你得意片刻”,“替朕梳头”。这是个可怜到可爱的孩子。我在看梳头这段时不知道为什么联想起张无忌为赵敏画眉的桥段。无论何等骄傲自持,再孤芳自赏的鲜花也需要合适的牛粪来供给养分。

  宗师总是要有宗师的范儿的。这三人撑起了范闲在整个天下的舞台,并且轮番客串范闲的境界导师。

  叶流云是小闲闲对于大宗师的最初观感,这很符合我等凡俗对于一个超然物外的大人物的印象,潇潇洒洒,清清淡淡,一剑劈掉半座楼这么牛逼的事也出现的恰到好处,而后京城之围,东山之战的转变还算水到渠成吧,只是于出海前留于这片大陆的最后只言片语,能看出流云世叔还是有些无奈的,毕竟有一个家族的命运牵绊在自己手里。

  虽未曾与苦荷照面,想来范闲从其身上看清楚朵朵很多,反之从朵朵身上与苦荷也多有交集。纵然是在人的身体极限上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境界,终究还是一个人,有情绪,有留恋。不然苦荷不至于一夫当关,横拒叛党于宫前,不至于在临死前亦不忘埋下最后几颗棋子。真正的超脱怕也是只有五竹大人才能做到,我是说理论上。即便信守天一道的自然之法,人之为人便在于有情绪,有血肉,而不是冷冰冰的虚拟全息成像,而不是那个神庙的导游。

  其实在这些宗师里,除了酷酷的竹帅之外我对四顾剑小朋友最有好感。他是活的最肆意的一个人,不是一个宗师。他之所以主动被动的成为了一剑持庐之人也是因其根骨里的放荡不羁。因其对于一件事,痴缠的执著。能极有耐心的戳死东夷城的数万蚂蚁,能极有耐心的不管不顾庆人的无耻而背下大小无数黑锅,能极有耐心的安排最喜爱的小徒弟去范闲身边用命听差,能极有耐心的等着范闲一步步地走到东夷城,然后在闲闲豆豆的小楼一夜春风之后才淡定的对范闲小盆友嘶哑着声音叹息道:“佩服,佩服。”谋定而后动于生前死后,我看着在东夷城的晨光之下依然念念不忘要用自己的骨灰去咯仙人的脚的张狂而落寞的剑圣,悲从中来。希望小老头儿如果知道自己的骨头还能像一把剑一样的砸一次神庙的大门,他的灵魂在天国中可以快活地到处飞舞。

  庄墨韩与肖恩。我对庄大家是抱有敬意的,正如同范闲被逼无奈要在京都众位大人面前癫狂一次后却依然对其存有敬意,数千年的诗力加持又岂是没有互联网的庄大家所能抗衡的?这不能怨他不卖力为太后办事儿。他只是一个很好很好的读书人,一个在意自己的节气却更在乎自己兄弟的好人,真正的圣贤,想必不是那种终日默诵古文今赋的呆子,而是有取有舍,有为,有不为的老先生。肖恩也是一个好人,纵然是大魏遗老,介日行走于黑暗之中,他对兄弟的感情也只是不曾言说。这是一对很好的兄弟。即便老庄在临死前,说杀人与被杀的无趣,说此生比肖恩要快活许多,说范闲,不要像肖恩这样。

  王十三郎。猛士,忠义血性之人。尽管只有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尽管他的故事实在是很简单。却并不妨碍十三郎同学抢占大把的戏份,在很多分镜头中成为当仁不让的主角。

  海棠朵朵。这是个奇女子,说复杂便复杂,可是也许很简单,就像她喜欢的物事一般。这般自在烂漫的女子若不是被范式绝技一字记之曰心所命中,她也许就不会背叛了师傅,辜负了族人。虽然一直在做着对抗南庆的准备,虽然奔走于西胡,回复松芝仙令的身份来团结族人给庆国人民带来庞大的压力。虽然如何如何,总还是一个刚满年纪的女孩儿,在成全了范闲没有诱拐未成年少女的罪恶感之外,未尝不是成全了自己。这般散漫而自在的人儿,怕是也只有如范闲这般的怪胎才能欣赏,才能知己吧。坦率的说,我到现在还是没有搞明白村姑似的拖着腿走路是怎么走的

  毫无理由的认为第一男配角是范建,这实在是一件很犯闲的事儿。我客观的考虑过了,并没有给安之面子才把这个最佳男配角的奖项颁给范建先生。这个一生不显山露水的老男人在整个安之的成长斗争过程中默默的给予了最大的支持,从生理,到心理。从安之的父母到安之的子女。你还能去哪找一个这么事无巨细的父亲?

  范家除了范闲这个最大的活宝之外,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名字。一如范思辙,你说猫大能不能有点儿敬业精神挖。还有范良,挖靠,这个名字就更加人神共愤了,竟然还说是取之“闲妻良母”之意。这一刻,我对猫大敬仰的无以复加。

  最后来说下两个女子,一个自然是范闲小朋友的妹妹,范若若小朋友。我虽然很厌恶这样的设定,但是猫腻这混蛋的确成功了,让我不得不承认若若同学对她哥哥有那么一丝暧昧的情绪。到了后来知道没有血缘关系之后我很是松了一口气,继而对弘成将来要如何暴打小闲闲一顿抱有极大的兴趣,并有煽风点火的恶趣味。

  鸡腿姑娘,她虽然不是那种肤色健康,能肩扛三十斤大米爬五层楼只是微微气喘的羞怯女子。也不是像她老妈那样眼神诱人,举手投足风韵天成的绝代芳华。作为范闲的老婆,却是再合适不过。除去鸡腿这种狗血剧情不说,这个世间又有几人能比范闲长得更漂亮,除去外表不说,难道还得要一个强势御姐,即便是萝莉面,御姐心的极品来作范闲的老婆?不,安之不需要。确切的说他不需要一个标准意义上的穿越文主角的附属,他只要这个女人能跟他王八对绿豆——看上眼了就成。只是有些遗憾于感情戏不太够,猫腻怕是有些心理阴影吧。嘿嘿。

  除了李云睿,我不想说别的女人了,也确实没必要吧。太后又如何?不过是一个可怜又可恨的小老太太,在自己的儿子和孙子的闹腾之间不能安度晚年的苦命之人。但是她的女儿很出息,确实很出息。如果她的对手不是亲爱的皇帝哥哥,不是注定死不了的主角,不是叶轻眉。很遗憾,这样的女子出生在世上最肮脏的地方,皇宫里。更遗憾,她看上的人是她这一生都不能拥有的。所以是发泄,所以是她明白了皇帝的自私之后的报复。情之一字,伤人误己。

  之余老李家的男人们,太子和老二的可怜已经不用再行叙述了。老三命好,不仅仅是有一个看似憨厚实则精明的老妈,有范闲这个备受现代教育理念灌输的好先生,更关键的是,你能对一个九岁就敢杀人立威开妓院的天才少年要求更多什么?他的哥哥大皇子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借了老妈的东风,一方面是东夷的血统,另一方面,是他老妈对陈萍萍的感情。所以与陈萍萍亲近也便是与范闲亲近。所以不仅能占着一大块地盘还有王瞳儿这样的秦妈火锅和索玛玛这样的饭后甜点。你看,有一个出息的亲兄弟有多重要。

  脚一悬空,身影便开始飘然落下。只是每隔三丈左右,随意的伸出一只手掌,在崖上的石间轻轻摁一下,稍微延缓一下下坠的速度。如此伸掌几十次,整个人便面无表情地站在了悬崖下面。

  这种看似简单,但那种对方向、角度、力量、速度乃至海风的体验,在这刹那时光里算的分毫不差,如此强悍的计算判断能力,绝对是这个世上最顶尖的强者之一。

  范闲看了很多次这种场景,我也看了很多次,每次都必须要陪着小闲闲再大喊一次:“瞎帅一气。”

  亲爱的叔挖,这么酷的几个字依然不足以表明您在广大竹粉心目中的崇高地位。我必须宣布,您比在《云上的日子》中坐在昏黄台灯旁穿着格子衬衫嘴角轻扬的斯图亚特先生更有味道。

  您不仅一力扛下了叶轻眉同学人生最后的一程,也让小闲闲在成长过程中无论遭遇何事都有了更加充足的底气。

  “我当时没有怀疑过五竹叔竟然不在我的身边”您给人的安全感足以支撑范闲同志这个傻X单枪匹马杀入敌营。

  若如是,人工智能掌控人类怕什么,如果能给我一个像竹帅您这样的叔叔,即便是硅基生命我也认了。呆久了总是会有感情的嘛。

  末了我只是有些怀疑俄国人能不能造出您这样的快近乎哆啦A梦甚至是高达般强大的神器。

  我欣赏这个老头儿,或者是一个被磨得像老头儿的中年人的一切,欣赏他的恩怨分明,欣赏他的忍辱负重,欣赏他的从容淡定,不徐不疾,欣赏他能摇着轮椅与范闲满院子追着跑,欣赏他即便是为了一个死去了很多年的女子,那个或许不曾在意过他的女子,毅然回京,怒责皇权,即便面对着的那个冷酷到底的男人,特意给与了他足够的宽容和耐性。

  我一直避免摘抄原文内容,除了等下小叶子那封遗书的部分内容,便只有这段猫腻对陈萍萍的评价。

  “谁是大英雄,怎样才能称之为英雄?这是个每个人看法不一样的问题。在这个故事里,所有能够忠于自己想法的人,其实都是了不起的人物,只是看他们愿意为这个想法付出多少。能付出的多,便足够震撼,尤其是这个雄字,其实只在雄奇,而不牵涉别的。

  关于男人,不是有阳具就能称之为男人,精神上阳萎其实也是不行的。而陈萍萍虽然是个阉人,但他其实是个理想主义者,一个简单的人,一个有枪的……男人。”

  “他比大多数男人都要爷们一些。他最后说的那句话,‘那玩意儿,我也有……’” 就是我对他最初也是最后的看法。

  先声明,我对这个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来作定语的男人没有任何不满。我知道这只是导演根据剧情需要而安排他去做这么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儿。一直到现在我还是觉得这个男人其实他骨子里的温情并不都是装出来的,他每次去小楼看着那个画卷上的女子的眼神是确实温柔的。他在临死前也不愿杀了范闲的意愿与行动是的确在意这个儿子的。

  虽然,这个男人肯定不知道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虽然这个男人肯定不了解女人最在意的不是他为她改变什么,而是真切的对待彼此,而不是,不是为了一个所谓的宏图远景而让再生的范闲见不到自己的母亲,却于数十年后用另一拨人的鲜血来洗涤自己的罪恶和内疚。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我不相信,着实不相信没有更好的方式来留存叶轻眉的性命。呵,不过又能怎么样呢,大破天的事儿也抵不过一句导演需要吧。

  “老娘来过,看过,玩过,当过首富,杀过亲王,拔过老皇帝的胡子,借着这个世界的阳光灿烂过,就差一统天下了,偏生老娘不屑,如何?我的宝贝女儿啊,混帐儿子啊,估计怎么都没我能折腾了,平平安安活下去就好。”

  “小竹竹啊,其实你不明白我说的话,你不知道我是从哪里来的。我很孤单,这个世界上人来人往,但我依然孤单。”

  一想到这个女子,心里便止不住的生出黯然情绪。这个从来只存在于口耳相传之间,众人回忆之中,物事痕迹之外的女子。即便是永远不曾得见,她对这个世界,这些人的影响依然。可是也许真的不开心吧。甚至连一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说是借种,到后来连命都借出去了。叶轻眉,对不起,这个世界对不起你。

  但是你在天国或是过去或是未来的任何一个时空里,如果你能看见,请谢谢那些为了你的遗愿而失去生命的人们,那些为了你们共同的信仰而放弃了自己所有的人。是这些人,让这个世界的将来不至于如你我所经历过的现实这般可怕与无望。不至于像你的来处充溢着无处不在的黑色幽默而使人了无生趣。不至于因着个人的欲望而苟合万民意愿于一地却四处宣示着河蟹满地的太平胜景。

  “我希望庆国的人民都能成为不羁之民。受到他人虐待时有不屈服之心,受到灾恶侵袭时有不受挫折之心;若有不正之事时,不恐惧修正之心;不向豺虎献媚……

  我希望庆国的国民,每一位都能成为王,都能成为统治被称为‘自己’这块领土的,独一无二的王。”

  在每个人都能成为自己的王之前,会有很多人离开,但是还有很多人留了下来。有很多的事情变了,但有更多的事情没有变。

  关于太学司业兼太常寺少卿兼权领内库运使司正使兼监察院提司兼巡抚江南路钦差大臣…小范大人,范闲范安之…

  范闲小朋友,对你我只有一句话:小闲闲,你要知道,在你一个人数次几欲挂掉的时候,不要埋怨,不要愤慨,即使在这样的时候,你依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实际上,这是我读完第二遍才开始动笔写的东西。因为对于朱雀记的喜爱,连带着跟了猫腻的庆余年。恰好那时节科幻世界小组有人推荐大家都在看的网文,包括窃明等,便跟了起来。中间有段时间等不及更新,含恨放开,只等着日后填完坑了再重新拾起。

  然这第二遍也是断断续续的。只是在睡前的一段时间,或是等车的间隙,以及大部分左右无事的当口,以及由这些琐碎的缝隙所构成的平淡日子。于是这半年下来,庆余年隐约成了我一想起来便会觉得心安的一本书。其间大部分的片段剧情,如果不刻意,便似真的想不起来了,因其存在着,也就不去刻意记取些什么,当然也有更多时候,是的的确确被安之倔强的坚持所撼动过的,这种反应,很快便由其己身及其它,及众人。

  这些名词怕是快被用烂了,却也实在没办法,只有这些字眼才能把我想说的给概括了,不过话说回来,好的故事总是离不开这些

  我很喜欢猫腻描述的澹州。这离我对于故乡的印象十分接近,或者说是亲近。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小时候也是在海边玩耍着长大,在五岁的时候才离开那个依山傍海的小镇,更是因为一个能让人怀念,有亲近之人,且完全不用勾心斗角,去担心什么的地方才能被称作故乡。在澹州的海风滋润下,小闲闲痛并快乐着成长起来了,这个地方,是它永远的归宿。即便是跑路,也不能远离了此地,而这,也是大多数伏笔的埋却之地。那座不远不近的大东山实在是太有象征意义了。这不仅有一处元气最浓的庆庙可供竹帅锻炼身体,又有整片的玉石壁可供小闲闲爬上爬下,更是为日后的有点好笑却又没办法的前世之战作一处证物。

  其实在整个阅读的过程中,倒是不曾被某些情境冲突所惊艳,人类的想象力的的确确是不如自己认为的那么丰富,一个个人物的成长过程终归是逃不开打怪升级的路子,只是小闲闲的升级之路未免过于艰难了些,要从一个无法成就的纨绔恶少成为天下少有的少年高手,更愿或不愿的在黑色事业中劈荆斩棘,成为“微羞”外表之下的阴刻直厉之人,最终,成为那个通过征服女人来征服世界的..的诗仙,所谓士子偶像,文化传承。万幸的是我们亲爱的小闲闲毕竟没有变成一匹种马,尚未完成种子洒遍全世界的伟大任务。也庆幸升级之路不如一些穿越者的经历一般流于平淡,在可以猜想的几个固定对象的倒下之后成为一代高手。在这个过程中,范闲更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人所应该经历的一些事,包括如何超脱自己感情的桎梏,在那片草场狙杀之后重新站起来,在燕小乙死不瞑目的对视中告别自己最后一丝从过去带来的,对于生命的怯懦,从而让自己的生命和这个或许有些陌生的世界完全融合。一个与我们亲近之人的成长过程,他略显幸运的经历,他对自己所作所为,所亲近所疏离,所快乐所悲伤的种种思考煎熬乃至折磨,再怎样,也比一重生便左手秘笈,右手圣药,外加满脑子现代知识和一堆愿意死命为他效力的牛人帮忙这样的主角,更招人喜欢吧。

  但是无论如何,在东山山顶的描写让我拍案叫绝,我是真的没有想到皇帝陛下会是一个隐藏的大宗师,甚至我连这么去设想的意愿都没有,因为觉得猫大不至于把一个人设置的如此无懈可击却该死的竟然不是主角,这让主角的戏怎么唱嘛,这终极Boss也太难打了些。所以我只是老老实实的被洪四庠的摆谱震慑住,然后被猫腻大人的声东击西把注意力牵扯至他处。也可能是自己比较愚钝吧。这种全局的把握,虽然小闲闲终究逃不开打怪升级的命运,这种命运在如此线索的牵绊之下已然比其余穿越众好了太多。它再也不是一个只会照着程序执行任务的NPC了。

  每个主角都是作者的部分化身之一,关于这一点应该没有疑义。猫腻大人想要在范闲身上实现的那三个梦想:要生很多很多的孩子;要写很多很多的书;要过很好很好的生活。在书这一块上除了那本连抄带编的《红楼梦》和《半闲斋诗话》以及澹泊书局,笔墨着实不多之外,其余的应该在某种意义上都被实现了,首先这家伙便是一个倚靠征服女人来征服世界的男人,虽然生的不算多。其次,在这样的天下间,还能有比他更好的生活了吗?诚如安之在最后一章中所讲,“我花了半辈子的时间,才做到不跪人,自然不能为他破例。”我在看这句话的时候便只能想到一件绝望的无以复加的事,虽然这只是范闲一个人的胜利,叶轻眉的梦想,在这个世界,这个对于她来说除了五竹没有任何依恋的世界,终究是卖出了第一步。神庙在这个世界上的使命,不让人类发展历史照着既有的老路重蹈覆辙,也在叶轻眉用自己的生命按下快进之后,踏上了新的方向。不能为他破例,他是什么,真的只是三皇子么,不尽然,“他”是皇帝陛下留存下来的遗泽,是这个社会,这个天下的惯性,是封建社会对新生事物不留情面的恐惧与摧残的叠加。从这一点出发,老三长大了又如何,有了自己的想法又如何,历史的源流一旦插上了工业的翅膀,只能渐渐加速着往前飞奔,首当其冲的,便是最为顽固执拗的保守势力,那些手足无措,胆战心惊,既想借着技术发展的东风又不愿与天下万民同享其利的当权者们。没有人能阻挡叶轻眉对这个世界的改变,李云睿不能,皇帝陛下不能,这个天下,不能。

  尝下定决心也要写一写《窃明》,然黄石的光芒万丈在那样一个时代终显单薄,结尾,自然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热血沸腾的片刻总是在鸡毛蒜皮的算计中消散无迹,最不能抵挡的,除却时间,便是平淡,血勇如《狼牙》,亦同。

  其实还有很多话想说,但安之曾经说过,执碗要龙吐珠,下筷要凤点头,吃饭八成饱,吃不完自己带走……做人做事与吃饭一样,姿式要漂亮,要懂得分寸(貌似这句话的版权是曾志伟的?)。所以,先这样了。

  谢谢猫腻大人让我们有幸看到庆国这么多年波澜壮阔的“改革”、“斗争”历程,谢谢老李家和老范家的诸位苦力们流血流汗给我们上演了一个精彩如斯的故事。谢谢皇帝陛下、叶轻眉童鞋以及他们的宝贝儿子,你们这吉祥三宝给我这半年带来了许多欢乐。谢谢在看完书之后还愿意被我这些吐槽折磨的可怜孩子们。你们辛苦了。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Ctrl+Enter)2018香港开奖结果